十九年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间已经十几年过去了。时间似乎过了没多久,然而记忆也开始变得不在可靠。很多的事情都已经记不起来,甚至连原有的轮廓也已经模糊。明天阴历九月二十一,正是家父19周年祭。03年家父因为癌症复发去世,04年去济南上大学。后来一直漂泊在外,多数的忌日却不曾有机会亲自回去拜祭。现在偶尔想起来只是记得去世前那消瘦的身形。饱受癌细胞折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各种疼痛让他无法入睡,最后只能靠着一只只的杜冷丁来麻痹,让他能有个短暂的休息时间。那瘦小的身躯在最后注射杜冷丁的时候都感觉稍微不慎针头都可能会扎到骨头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