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情记

如果看过我之前的文章就会发现,之前分析了不少的色情app,甚至对于通过色情app爬取的数据也做过一些分析。具体可以参考这个链接:https://h4ck.org.cn/?s=porn 今天在twitter上闲逛的时候又看了几个色情视频。关键是上面写的免费约炮,这件事情就让姐姐(推上的性别)我很是心动啊(当然,这个发视频的可能也是男的。因为在其他的账号上看到过和他的一模一样的视频。所以发视频招粉就是为了诈骗。)

Continue Reading

又被偷了

又被偷了,嗯。自从买车之后至今被偷的东西包括雨刷,气门嘴帽。当然造成损失比较大的还是雨刷被偷。在某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一场小雨下过。第二天一早,启动车子,看车玻璃有点脏,习惯性的开了下雨刷。然后,一阵刺耳的划玻璃的声音传入耳中,顿感不妙。同时眼前的雨刷臂孤零零的划过了半块玻璃,留下了一道明显的痕迹。顿时心里一万个草泥马跑过。幸运的是,雨刷只少了一只,不幸的是,少的那只是主驾侧的,现在开车就看到那根深深地划痕。

Continue Reading

那些乱七八糟的域名

经常收集到各种到期邮件提醒,于是就想着看看手里都有些什么东西。除了上面的几个,另外阿里云还有下面的这些域名:
媱媱.我爱你 (闺女的博客)
dlj.kim(闺女的博客)
osx.store (未使用)
obaby.ren (未备案,未跳转)
obaby.online(未备案,未跳转)
findu.co (之前做的找人定位APP 官网,以及后台服务器)
h4ck.org.cn (博客)
obaby.org.cn (汇聚页)

Continue Reading

十九年

时间如白驹过隙,转瞬间已经十几年过去了。时间似乎过了没多久,然而记忆也开始变得不在可靠。很多的事情都已经记不起来,甚至连原有的轮廓也已经模糊。明天阴历九月二十一,正是家父19周年祭。03年家父因为癌症复发去世,04年去济南上大学。后来一直漂泊在外,多数的忌日却不曾有机会亲自回去拜祭。现在偶尔想起来只是记得去世前那消瘦的身形。饱受癌细胞折磨,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各种疼痛让他无法入睡,最后只能靠着一只只的杜冷丁来麻痹,让他能有个短暂的休息时间。那瘦小的身躯在最后注射杜冷丁的时候都感觉稍微不慎针头都可能会扎到骨头上。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