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往地狱的高铁


天朝的有关部门在处理任何事情上一向是雷厉风行,一改拖沓的毛病,总能够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最棘手的问题。因而对于动车追尾这样的小事处理起来也自然不在话下。用了7个小时就解决了其他的资本主义国家的72小时的救援行动。并且在救援的同时也进行了清场。但是最神奇的地方在于清场及之后竟然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死亡,从来在这种天朝上国每次发生事故看到的基本都是差不多的数据死亡30人左右,100人左右受伤。那么其余的人到哪里去了?在国内的事故中很少能看到所谓的失踪人口。

而按照天朝的逻辑目前没有找到的人就是活着的,而所谓的实名制售票竟然在出事之后连一个死亡失踪名单都列不出来。那么所谓的实名制就让我等智商不够的人有些费解了,实名都哪里去了?当然不管任何事故都不能阻挡了官大人的发财,如果不尽快通车那么损失可就大了。于是不管是不是有人或者,是不是还能创造奇迹。反正是开始了一场毁尸灭迹的填埋大战,而有关人员说是为了更好地搜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的。因为按照以前的官方的新闻发布会公布的消息总是有一些非常莫名其妙的发言,躲猫猫死了都可信,那么填埋一个火车头为什么不信呢?

Continue Reading

扯蛋

终于在现实的逼迫之下,我调台的频率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从原来的一分钟一圈已经达到了半分钟一圈,不过如果这种状况继续下去的话我想我的水平会达到一个新的高度,或许十五秒就能按一圈了。

当然其实这些对我来说都不是tmd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过得好不好。对于网上的什么红歌之类的我并不感兴趣。即使再红我的生活也还是原来的样子。今天去中国银行的时候发现自己过得真tmb的失败啊。又穷又没本事,当然这不能怪社会,只能怪自己既没有一个什么李刚爸爸,也没有一个什么有钱的爹。于是所有的东西就只能靠自己了。

虽然天天看电视,但是每次看电视都是一场耐力和智商的考验,我的智商没有高到250,但是却发现有太多的人在不断的考验我的智商和忍耐力,。尤其是那个什么ccav教育频道,每次看到那些所谓的什么走进科学,我tmd都想砸电视。还有一个让我无法忍受的就是那个什么节目中的那个男中音的幕后音,我不知道他是感觉自己那种死了半截的声音很有吸引力还是很有“死性”。总是不急不慢的跟死了半截似的讲着。当然现在对于什么走进科学一贯的喜欢和农民伯伯打交道,各种狗屁事情都能折腾半天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其实这比看每天定时发作的病毒更有意思。

话说另外一件事就是这tmd天也太热了,竟然自来水水管里流出的水都是开水。

今天给表妹打电话的时候才发现另外一个表妹已经高考完了,并且要去青岛上大学了。现在的大学自然也是牛逼哄哄啊,比大s做的那个擦了BB爽的那个东西还要亮。当然了这些东西还是有些许的不同的,最起码大S的BB爽擦了之后让汪小菲很满意也很高兴。但是等你从大学里出来的时候你会发现tmb的不仅给强奸了,最后装到肚子里的还不是孩子,而是tmb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等你把那个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生出来之后你会发现社会上没人认识,因为你tmb的除了会玩游戏别的不会。让你生孩子你还生不出来,于是也就没有必要给你擦什么BB霜了。那么该怎么办?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吧,难道你见过那个强奸犯完事了还要为被强奸的女人或者男人或者人妖负责?当然没有,好吧,既然知道这些那么也就不要寄希望与学校会为你负责。

在进入大学的时候就该知道一些事情了,尤其是自己会被强暴的事实。更深入的还要认识到一点强暴你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以后生下来的可能是一坨屎。当然这是好的,可以拉出来,不好的是你会生出上面我说的那个怪胎来。就像美国小成本电影中写的那样,不知道会从你的下体中拉出什么东西来。那么为了自己的前途,还是赶紧找个婚外情,生个野种吧,这样最起码这个野种能拿得出手吧。虽然不是你的母校的,但是最起码像个人,只有他像个人。以后才可能让你活得也像个人。

虽然上面说了那么多的恶心的东西,但是这确实事实。老天哪原谅我的偏激把。当然我还是诚惶诚恐的感恩我的母校,虽然没上过多少课。上的自习更是少的可怜,但是好在我在结束之前算是怀上了别人的孩子。如果没有这个孩子我现在可能还在流浪街头呢。当然大学的老师也是什么货色都有,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本来嘛就是鸟大了什么林子都有。没什么好奇怪的。其实写上面这些没什么意义,就像题目写的一样纯粹是tmb的扯淡。如果大家感觉蛋被扯疼了,那就当我没说吧。如果还是不行的话那就把蛋砸了吧,一了百了。

Continue Reading

那一年

这是一个给力的一年,这是一个杯具的一年,这也是一个纠结的一年。

这一年,中国依然举办了一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只是赵本山的小品越来越像冯小刚的电影,刘谦的魔术越来越像话剧,小虎队的貌合神离也只能让人感叹时光飞逝。

这一年,加拿大举办了冬奥会,这届冬奥会的话题不是点火失败,而是周洋没有“先感谢国家”。

这一年,阿sa从未婚到离婚再到热恋,让人感慨Twins不仅长得像,连做人也是一样的套路。

这一年,中国的考古学家们在曹操墓里发现了两块头盖骨,一块曹操的,一块曹操小时侯的。

这一年,江西的一个钉子户用最无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他的死证明不了有关部门的野蛮与无耻,只能证明汽油一点就着。

这一年,8名香港游客死在了菲律宾警察的枪口下,让香港人知道菲律宾除了有“菲佣”,还有“菲警”。

这一年,一个叫《非诚勿扰》的相亲节目将挂羊头卖狗肉诠释的淋漓尽致,坐在宝马车里哭什么的都是浮云。

这一年,局长们纷纷养成了爱写“日记”的好习惯,只是关键时刻步了陈摄影艺术家的后尘。

这一年,富士康的员工在工作的闲暇之余玩儿起了连环接力“跳”。

Continue Reading

A New Time Begins

终于最大的局域网建成了,就在最近的这两天中,刚开始是发现在公司的网通打不开Google了。今天发现家里用的电信也终于无法访问Google了,从此就只能隔着大墙远远的眺望了。

话说现在连域名解析,DNS污染之类的手法貌似都懒的用了。通过dns可以解析出正确的IP但是却无法访问。

Continue Reading